众劫回归

曾经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象影子一样没有分量,也就永远不复回归了。 无论它是否恐怖,是否美丽,是否崇高,它的恐怖,崇高以及美丽都预先已经死去,没有任何意义。这是多莫残忍的概论可现实是这样的。老子没有巴门尼德的清醒将完整的世界一分为二,依然纠结在米兰·昆德拉哀伤的句子里。

同样的经历可以是痛苦到无法自拔也可以用微笑和冷漠轻松的为这种潜在的“劫难”钉上了十字架,回想里的折光熠熠生辉,无论你使用怎样的态度,在我这个层面都不会改变事物本来面目丝毫,表象的温情老子真的不在乎。我也能,我能用全身的力量微小的拨弄自己的心态和反应,我希望时间焰火后灰烬里是一大步的改变。我愿意抗争着表示自己内心的进步,除此无他。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查看引用地址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35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